24 號的選舉過去了一週,心情也大致沈澱。趁著還沒有遺忘太多的時候,寫下這次強者我同學在這次選舉的一些小事。我們在極度缺乏資源的情況下勝選議員,在一些地方政治參與比較深的人的眼裡,簡直難以想像。

上面是 2014 年第一次當選那晚的照片,看了才覺得阿強以前不胖。

在選舉之前

強者我同學在 2014 年的時候毅然決定參選頭份鎮民代表(後來頭份鎮改制為頭份市),運氣很好在該選區以第三名當選。雖然市民代表是層級最低的民意代表,但我們從來不曾放鬆對自己的要求,他在代表任內累積了不錯的名聲。雖然當時選前乃至選後,很多長輩都瞧不起年輕人,但是他靠自己的努力勤走,到後面有很多長輩反而改口說:「年輕人這樣很不錯,年輕人這樣有希望」

因為他跑得很勤,也沒把「選區」這事放在心上,所以頭份經常有人遇到事情就是找他。也因此早有人在嘲諷他要選議員。從地方政治來說,沒有黨派、沒有派系也沒錢的人,一下子就說要選議員會被笑的。事實上我們討論過之後也是認為在這麼保守的地方,沒必要這麼早就選議員,即使選上也會很辛苦。

不過後來因為一些不足以放上檯面講的地方小事,讓阿強看不太過去,後來突然跟我們幾位好友說,他決定要選議員。好吧,既然決定了,我們幾位朋友也只能 LP 捏緊陪他跳下去。

決定參選

他大概是一年半前開始對外發聲說要選議員,農曆年後正式有動作。選舉的宣傳上面要有一個主軸,因為我個人很喜歡 Pixel Art 的風格,這次就幫他畫了一個 Pixel Art 的大頭照當主要的宣傳,我自己覺得畫得滿不錯,至少他女兒還認得出這是爸爸。

各種文宣品

拜訪卡

頭像畫好之後第一個製作的文宣品就是拜訪卡,替代名片的功能。一直以來我們團隊的共識:「其實一般人沒那麼想要看到你的臉」。這在許多選舉老將的眼裡是離經叛道,但我們從自己的感受出發,其實拿到選舉文宣品的時候,長得沒有很帥很美的人兩眼揪著你實在不太舒服。所以除非必要,我們的文宣品都不太放臉,希望這樣可以讓那個東西留在選民身邊久一點。

因為我不是專業設計,頂多只能用 inkscape 做些美工的工作(而且 inkscape 不能輸出 CMYK 的顏色,在 Mac/Linux 上面搞這個很麻煩,每次要印刷都快把我弄瘋),就只能在內容上面盡量花點巧思,希望讓拿到卡片的人覺得特別。好險老闆很信任我,做得這麼不典型他也敢用!算是非常好的案主。因為我們都很愛打電動,所以把它設計得比較像是 retro game。

扇子

扇子大概是我們最重要的文宣品,四年前我們做的扇子長這樣,也是沒有照片,主要就是透過「強」字,配合阿強當時想出來(意味不明)的口號:「頭份青年強,頭份一定強」(事後證明這句口號很成功,到現在還是一堆人記得)

當時其他候選人都還在發小把的扇子,貧窮的我們一開始也掙扎很久,到底要不要做大把的、比較貴的荷葉扇?最後為了打出差異化,我們忍痛決定要把經費投在這裡面,事後來看是正確的。很多選民拿了扇子之後說:「這樣才對嘛,大把的才有用!」就像是軍備競賽升級一樣,自此頭份這邊的扇子,全部都是這個尺寸起跳。

即便大量製作,一支也要五塊錢以上。你可以想像自己拿著一整袋的零錢,遇到一個路人就掏五元給他,有些人還會主動跟你多拿一點:「我們家有五個人」。文宣品發得出去就要偷笑了,所以你會一直在「發得出去好開心」「發這個好燒錢」兩種心情之間擺盪,對我們這種沒什麼錢的參選人尤其敏感。

這次選舉在扇子上面稍做變化,因為想要多加一點日本的元素進去,就拿了博物館掃瞄的公開資源神奈川沖浪裏來改圖,當時天氣熱,希望拿到扇子的人會有些涼快的感覺。因為職業使然,我都盡量自己重新手作任何文宣,避免踩到任何抄襲設計的地雷,抄襲對政治人物可是致命傷。

仔細看強字會發現它有點半透明,那是意外。其實我也想要深色全黑,視覺上會比較強烈一點。但是我們非常窮困,唯一的美工在下我,沒有 AI 可以用,輸出的 jpg 檔不知道發生了何事。所幸影響不算太大,老闆可以接受將就著用。

農曆四月八是頭份的大日子,因為預計到天氣很熱所以我們搶在那天以前就準備好了扇子。結果天氣比我們預想得還要熱,卻只有我們一位候選人在發扇子,當下團隊決定改變原本的規劃,變成當天能發多少就發多少,於是扇子幾乎全部發完。現場也是每個人手上一把黎煥強的扇子,就連競爭對手也拿來用,算是很特別的一個畫面。

旗幟

因為沒資源在後期打宣傳戰,阿強大概從四月就進入選舉狀態,趁多數人都還沒起跑的時候就已經背著旗幟,自己一個人在頭份的街上跑。

我白天還有自己的正職工作,阿強不想花我太多時間,有些他能自己來的東西,就會盡量自己來。但是他自己弄的旗幟實在太醜了,我沒有辦法忍受他背著左邊那個招魂幡,頭份四月八遶境的時候在路上反宣傳自己,於是趕緊熬夜弄一個給他。

宣傳照

隨著選戰開始熱起來,阿強也需要拍個宣傳照。但是我們沒有錢進攝影棚,最後我們是去慶祝朋友入新屋的時候,趁著朋友家裡的牆壁還很乾淨,用很舊的單眼拍一下宣傳照。

最後看起來像這樣,連適合的領帶都沒有,只好靠修圖改顏色。還要弄掉臉上的疤痕,以及眼鏡的反光。要保持自然卻又不能太多瑕疵,真的是修到我快瘋掉。而且假日都要盯著中年大叔的臉一整天,實在很不蘇湖,我可能比他老婆還要熟他的臉是什麼樣子吧。

上面這是另外一張宣傳照,當天在朋友家樓下拍的,好險當天天氣好,光線好。怎麼拍都不會太差。但是這張我就沒力氣去修太多地方,連領帶的顏色都沒換。雖然我比較喜歡上面那張,但阿強本人比較喜歡下面那張。

宣傳照的靈感其實是來自日本的競選海報,雖說很多電影的構圖也差不多是這樣。

我私底下還打趣地模仿原圖,去做了一張政治獻金募款的圖片,右上角那張。其實迴響還不錯,但是實在有點粗魯就不敢用,最後還是採用了下面那張。很羨慕其他政黨的人可以直接接上金流系統,更容易地小額募款。考量到我們每一分錢都很重要,而且願意捐款的其實都是親友,就沒有去特別接金流系統了。

文宣海報看板

有了宣傳照就可以開始多印一些宣傳的東西,我們印了 B4 大小的海報大約一百張,願意給我們貼海報的店家就去張貼。有些還貼在朋友的車上,當成活動廣告看板。遇到下雨?淋濕就換一張囉,反正能夠貼的地方也不多,我們也沒有花錢去弄上膜的海報。

至於看板的話,誰願意不收租金給我們掛,我們就盡量使用,好險阿強在朋友間口碑不錯,好幾個人願意無償提供使用。在看板布條部分的花費,我們都是製作費用而已。

我們的 dm 是採 A4 中間對折,照片當然全部都是我們自己拍的。人行道那張是日本的街景,親子設施那張是信義區親子館。雖然阿強這四年來也累積了一些協會的職稱,但我們從來不寫。老實說一般人根本不在意。我一直覺得當父母比當什麼會長重要、困難多了,因此我們總是用這幾個職稱。

選前最後一天,我們做了簡單的看板在路口及火車站宣傳。名字稍微小一點,是因為希望重點在鼓舞返鄉投票的青年。這次選舉狂用金萱體,好險以前有砸錢下去買,真是太划算的投資了。

各種宣傳方式

平常就是不斷地追垃圾爭取曝光機會,盡量用不擾民的方式,不用宣傳車而改用步行、跑步。比較遠的地方就是騎腳踏車,搭配音量調低的小蜜蜂跟路人講話。那個舉板的字型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弄的,哈哈!

雖然黎煥強我們常笑他胖,但是他很喜歡跑步。登記參選那一天,他選擇從他家門口跑到苗栗市,超過二十公里的距離。有好幾位經常慢跑的朋友,當天陪他一起跑。能夠交到這麼多願意幫他的朋友,真是不簡單。

開放透明

因為我自己很在意這一塊,所以我們在 2014 年開始就已經這麼做。2014 年的政治獻金收入與選舉支出,還有這次 2018 年的政治獻金收入與選舉支出,都有公佈。雖然我們人力嚴重不足,但是盡可能地做到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。

在選前最後一次的統計,我們的政治獻金收入約 51 萬元,支出約 56 萬包含保證金。所以這場選舉理應沒有赤字,不過阿強他自己應該欠下了滿滿的人情債,哈。

阿強擔任代表的期間,我們有把他的每一次發言影像都剪下來放上網路,有些我還打了逐字稿,但是量實在太大,阿強又是在代表會特別碎嘴發言很多的人,我還沒有時間全部打完。雖然我們只是小小苗栗裡面最低層級的人,做這些事情很可能沒人看。但是對我們而言,實踐自己的政治承諾當個能被檢驗的政治人物極其重要,所以我們從來不放棄做這件事情。

希望阿強當選議員之後,我們不用自己再做這些事情,能在縣議會直接把影片丟上網路,畢竟剪接影片真是超級痛苦。

雜感

理想是支撐下去的動力,但是要把路走出來,選舉還要兼顧好多實際面,資源不夠的人真的不容易。大黨資源多包袱多,小黨資源少包袱少,像我們這種無黨籍又沒錢的人,每一次都走得很辛苦、戰戰兢兢。即便是貧困的時代力量,還是有專門的設計師幫他們做文宣,不乏俊男美女幫忙宣傳候選人。其實更讓人心酸的是,有些比較年輕的時力支持者,在他們眼裡其他的地方候選人都是派系推出來的假清新,私底下攻擊了我們幾次。我們明白政黨也沒法約束一般民眾的行為,這些事情跟時力政黨無關,因此也只能抓抓頭嘆口氣讓它過去。

說來也好笑,阿強他爸很藍,所以有些綠營的會說他是藍的。以十多萬不可思議的費用選上代表,被藍營的人視為大敵,所以藍營的人說他是綠的。2016 年邱顯智選舉的時候,阿強跑去新竹默默地幫他發傳單,也在自己的臉書上面宣傳支持邱顯智,「膽敢支持小綠」更坐實了這個藍皮綠骨的形象。不過當年老柯在新竹的選舉策略就是把時力邱顯智抹成鬧事的人,所以綠的也討厭阿強,覺得他是故意來害民進黨的藍營人馬。藍的說阿強是綠的,綠的說阿強是藍的。時代力量可說是少數能夠取暖的地方,但這次選舉私下還被一些時力支持者當成卑鄙的地方勢力。我們每次講到這事,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苦笑。

我一直認為這次阿強選舉最大的勁敵會是時力的曾玟學,原本阿強的市場就是不喜歡藍綠的人,這跟時代力量會有重疊。年中的時候我們討論過,阿強的看法卻跟我不一樣。他認為自己其實有滿多支持者是比較年長的,反倒是因為工作新移居到頭份的人,對他不熟悉,而那些人會是時代力量的支持者。從這次的選舉結果來看阿強是對的,不但沒有出現兩人落選的情況,反倒是兩人都高票當選。我那晚看了相當開心,很難得對於自己的看法失準會這麼開心。(議會是合議制,能夠多一些光譜相近的議員才容易提案)

第一次參選代表的時候,就有人跟我們說:「沒選上什麼的是假的」。我們都不這麼認為,也從來不把自己看得很重。畢竟幾十年後回顧整個台灣的民主選舉,我們只不過是小小的插曲。阿強一直說他想要改變苗栗的選風,在選戰中我們最重要的原則就是:「不要贏了選舉,輸了民主」,我想這大概是我們選戰的核心價值吧。

其實我們整個競選團隊都還滿任性的,勝選不是我們最重要的事,選舉當然有些偏鋒走法,如果為了要連任去做一些良心不安的事情,那出來選就沒意義了。問過阿強幾次,要是因為我們為了自己心安理得,只做某些事,或著不做某些事,因此落選怎麼辦?他倒是很灑脫地說:「大不了回去當工程師啊」(說真的,不想辦法貪錢的話,當工程師還真的比較爽)。

「不過我相信天道酬勤啦」他補了這句,我還滿感動的。認識二十年都是一樣憨直,而且能講出這麼難的成語,我嚇了一跳。不知道未來我們這樣還能走多久,但既然現在還有機會,就繼續努力下去吧。這是我們為台灣民主所能做的小小付出。

我們國中這一屆有三個人出來競選第五選區的議員,老婆大人覺得這情況很誇張。不過很多同學都來幫阿強。人渣文本常說選舉到最後都是回頭考驗候選人的人格特質,從這個角度來看,雖然阿強不是一個才思敏捷口若懸河的人,但是他溫暖跟耿直的個性,的確是讓認識久的人都願意跟他站在一起。

這次能夠幸運勝選,我們的小小團隊運作得還算順利。阿強這三四年來的勤走基層,為他自己打下了重要的基礎;他老婆小白也是國中同學,掛著值星帶跟著跑行程相當難為她。家人親友付出了大量的時間,陪他跑行程與顧競選總部,家人親友的支持跟陪伴是他能勝選的重中之重。

選前離開台灣的時候,我們半夜在競選總部拍了這張智障的照片,是這場選戰我最重要的收穫,紀念我們的友誼。

Next → 在留卡加註漢字